德甲

解放宁夏时哪支部队不设岗哨遭全团覆

2020-02-15 17:31: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解放宁夏时哪支部队不设岗哨遭全团覆没

进军宁夏:“宁夏王”马鸿逵最后的挣扎

1949年8月19日下午五点,从广州匆匆返回银川的"宁夏王"马鸿逵摇晃着他那臃肿的身躯走下专机。落日照耀下的银川城如同他以前看到的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但此时马鸿逵的心境却与以前大不相同。西北战局自从扶眉战役后,发生了巨大变化,人民第一野战军第一、二、十九兵团兵分三路,大军西进。半月前,一野第一兵团第一军及第七军一个师于甘肃固关歼灭了青马骑兵第十四旅及二四八师骑兵团一部,骑十四旅旅长马成贤断臂落荒而逃,一野第二兵团亦占领张家川。就在马鸿逵返回宁夏的第二天,人民一兵团与十九兵团在兰州城外会师,兰州已经危如累卵。在六盘山方向,第十九兵团在八月一日起开始向三关口、任山河一线发动全面进攻。此地乃宁夏之门户,正在广州开会的马鸿逵急电自己的手下第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和十一军军长马光宗:"剩下一兵一卒亦死战到地,与阵地共存亡!"但是宁马部队使出了浑身解数,终无法阻挡的铁流。当天傍晚,任山河地区宁马第十一军阵地首先被突破,随即引发全军溃败。茫茫夜色中,宁马部队丢盔卸甲,争相夺路狂奔,五个小时后才在固原稳住阵脚,然后马不停蹄地撤回宁夏腹地银川、金(积)灵(武)等地。

兰州被围,西北中枢危矣;六盘山关隘丧失,则宁夏门户洞开,是战?是和?宁马内部意见不一,表面上看就连马鸿逵这个纵横政界军界多年的"老狐狸"似乎也没有了主意。回到银川的他虽然也接待了派来投石问路的和谈使者,但内心里却不愿意就此罢手。八月二十日,正在包头指导部下董其武筹划绥远和平的傅作义将军闻听马鸿逵返回了银川,遂在中联络。闲谈间傅将军耐心规劝马鸿逵当机立断率部起义,傅将军说:"平凉、瓦亭之战,双方死伤惨重

。毛先生的意思,今后我们休战合作。"马鸿逵断然拒绝:"军人守土有责,我只是尽军人本分,非打不可!有一枪打一枪,有一弹打一弹!"傅将军问:"打不了呢?"马鸿逵回答:"走呀!""走不了呢?""死呀!"

最后的回答可能有些吹牛皮,马鸿逵早就派遣他的妻子刘慕侠在台湾和香港置办了房产,为举家出逃做了准备。八月二十六日,兰州解放,青马主力几被全歼,这更坚定了马鸿逵走的决心,但在走之前,需要时间安排相关的事宜,这就需要打。怎么打?打谁?老奸巨猾的马鸿逵早就有计划了。

早在八月二十日,也就是马鸿逵从广州返回银川的第二天,他就召集了他的三个军长开会,会议上马鸿逵指示说:"你们先把下马关的赶出去,再和讲条件。"到了九月一日,马鸿逵决定乘飞机出走,临出发前,他再次命令集中部队,先攻打下马关的以争取时间。

下马关,位于宁夏同心县东部,古来为军事重镇,古长城蜿蜒境内。镇东与甘肃环县为邻,是过去陇东、陕北去往宁夏的要隘。1949年8月初,中国人民西北军区独立一师和独立二师乘宁马收缩兵力于六盘山一带之契机,自三边主动出击,活动于下马关一带。八月二十六日兰州解放后,两师奉命配合第十九兵团六十四军进军宁夏,于八月三十日进驻下马关。

西北军区独立一师的前身是绥德第四团和第六团组成的警二旅,这支部队在陕甘宁晋绥军区绥德军分区司令员张达志指挥下,曾参加过太原战役,在太原牛驼寨战斗中功绩显著。太原解放后,该师改番号为西北军区独立一师,西渡黄河返回陕北,担负包围榆林的任务。榆林和平解放后,独立一师进入榆林,张达志负责改编原榆林守军第二十二军的任务。国军在榆林的第二十二军乃杂牌部队,起义时军下辖的只有一个八十六师。起义后原八十六师被改编为西北军区独立二师,以原八十六师二五七团团长、二十二军已故老军长高双成的儿子高凌云为师长,西北军区独立一师政委黄罗斌兼任独立二师政委,其他官佐均保持官职不变。榆林守军改编完成后,张达志奉命调第一野战军第四军担任军长,所遗师长职务则由政委黄罗斌接替。黄罗斌是一名久经沙场的指挥员,一年多前因为在西府战役中犯有错误被贬至地方工作,他接替张达志职务后不久,即指挥独立一师和独立二师挥师西进,收复了三边分区。战后,独立二师之二五七团在师长高凌云带领下返回榆林担任警备任务,其余之二五六团和二五八团则跟随独立一师一同进驻下马关。

9月9日晚,天下着蒙蒙小雨。驻扎在下马关的西北军区独立一师和独立二师忙了一天正在休息。独立一师的警四团和警六团驻扎在下马关城内,其中警四团驻南关,沿明长城一带设防,团指设置在东城墙的墩台上;警四团及独立一师直属的山炮和重迫击炮分别安置在城东北和西北拐角。警六团驻扎在北关,独立一师师部则设置在城隍庙。因为下马关城内无水,也无法驻扎太多部队,独立二师的两个团及师直属队没有驻在城内。256团在二铺墩村沿明长城防守;258团则驻扎吴窑坑;师部设置在刘家滩。考虑到独立二师是刚起义不久的新部队,独立一师特地派遣警四团二营驻在刘家滩北面的陈儿庄,担任独立二师的警戒和掩护任务,以防备敌人从北面偷袭。

马鸿逵离开宁夏后,宁夏军政交付于他的二子、宁夏兵团司令马敦静。马敦静秉承马鸿逵的命令,在金积灵物一带积极备战,准备与决战。当前的形势不用马敦静多想已经一目了然,第19兵团兵分三路,正在向中宁推进;在左翼,西北军区独立一师和独立二师收复三边后,进驻下马关一带,明显是在等待主力进军中宁后,再一起向宁夏腹地攻击。相比在中宁方向的19兵团,下马关的威胁更大,但其实力较弱,恰符合马鸿逵"打,然后再讲条件"的策略。9月7日,马敦静一面下令掘开秦汉渠放水,阻止前进,另一方面将正在灵物的128军军长卢忠良召至银川,制定了偷袭下马关的计划。第二天,卢忠良匆匆返回灵物,经过精心准备后,于9月9日,由卢忠良亲自带领256师的三个团和一个保安团,在骑兵20团、19团和驻扎韦州的骑兵大队共一万多人偷袭下马关。为了防备沿固关至银川公路前进的第19兵团增援下马关,马敦静还令刚从兰州方向返回中宁的骑兵第37团到大小罗山警戒。

9月9日晚,参加偷袭下马关的宁马各部在韦州一带集结后兵分三路向下马关掩杀而来。步兵一部沿小罗山经乌鸦沟前进,主力则从韦州戎家川大路直向下马关,骑兵大队经韦州东山根迂回,直接袭击东滩一带的独立二师。10日凌晨,宁马各部按时抵达下马关,开始了对下马关的突然袭击。

卢忠良将步兵集中在下马关城下,试图以四个步兵团在炮兵支援下一举夺取下马关。但是当宁马出现在下马关城下时,警惕性很高的独立一师各处的哨兵相继发现了宁马的行踪。偷袭不成,遂成强攻。宁马向独立一师发起了多次猛烈攻击,都被已经警觉的独立一师官兵打退。到日出时分,宁马毫无进展,不但没能突进下马关城内,反而在一次进攻中,被独立一师抓住了弱点,以密集的火力分割了宁马的进攻部队,将其一个连压制并消灭在阵地前沿。经过一上午的战斗,宁马自知攻取下马关无望,于是将大部兵力转向东滩的独立二师及在陈儿庄的独立一师警四团第二营。

独立二师原来是在榆林的国军第22军,起义改编后跟随独立一师进驻下马关。该部战斗力较弱,内部思想混乱,旧军队恶习难改。在下马关驻扎期间,因为麻痹大意且天下小雨,有些连队竟然将岗哨都没有设置,在10日黎明宁马骑兵的突然突袭下,猝不及防,受到严重损失。在刘家滩的独立二师师部在警卫部队的拼死掩护下,只有少数部队与师部一起突围,撤往东山一带,后辗转进入三边地区的甜水堡。驻防在二步墩明长城一线的独立二师256团几乎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阵地就被宁马骑兵占领,部队被打散,全团覆没。在吴窑坑的258团地处宁马骑兵攻击地区的腹地,当256团被宁马骑兵冲击的时候,258团已经警觉,部分官兵顽强抵抗,但寡不敌众,终抵挡不住宁马骑兵进攻。战斗持续到上午十点,该团的抵抗渐渐减弱,阵地终被宁马突破,部队也被敌人冲散。整个东滩上独立二师部队在战斗中伤亡近百人,被俘二百余人,其余官兵全部逃散。

相对独立二师的狼狈,坚守在陈儿庄的独立一师警四团二营则是在整个下马关战斗中表现得最为英勇。这个营实际上只有两个连驻扎在陈儿庄,但就是这两个连,顶住了宁马三个团的攻击,不但守住了阵地,而且牵制了宁马攻击部队的大部,为全师突围创造了有利条件。   宁马在攻击下马关城垣无望后,主力均移往陈儿庄。128军军长卢忠良亲自登上刚被宁马骑兵占领的二步墩了望台指挥部下攻击。在炮火掩护下,宁马步兵对陈儿庄发起了多次波浪式攻击。守卫陈儿庄的二营两个连沉着应战,毫不畏惧,在下马关城头独立一师的炮火配合下,打退了宁马的多次攻击,在激战中,挥舞着长刀督战的宁马营长笳长泰也被二营战士击毙在阵前。这场战斗一直持续到天黑,宁马始终没能突破二营的阵地。

宁马的疯狂进攻,虽然被独立一师阻挡住,但在重围之中战斗,若无后援,后果不堪设想。在战斗爆发不久,独立一师即通过电台报告正在进军中的19兵团部,请求19兵团派部队支援下马关。然而下马关距离19兵团前锋部队64军有近150华里的路程,远水解不了近渴。突围?下马关一带一马平川,白日突围怎么也跑不过宁马骑兵的追击,这无疑是自投罗。经过研究,独立一师决定无论如何要坚持到天黑,天黑后先接应出在陈儿庄的二营,然后全师向19兵团64军方向靠拢。

九月九日,作为向宁夏进军的西北野战军南翼部队的第六十四军在十八兵团野炮营和战车队配合下,正在沿着平凉至中宁的公路向宁夏腹地挺进。六十四军前锋第一九一师配属军直属炮兵团和工兵营,携带了七天的给养,踏着泥泞的公路冒雨向同心城进发。这支来自华北的部队,自进入西北以来,士气高昂,任山河一战,小试牛刀而获得很大战果,部队官兵信心百倍,一心欲早日歼灭宁马。第二天下午,部队正在行进中,师机要科长赶来呈报给一九一师政委陈宜贵一份电报。这是来自六十四军军部的紧急命令,命令很简要:宁马聚集六个团兵力,于今晨向我驻豫旺的三边部队发动突然袭击,独立二师损失惨重,独立一师一部被围困在下马关地区,命令一九一师前卫五七一团火速前往增援。在电报末尾特别强调:"情况十万火急,增援部队务必明日赶到,不得延误!"

此时天已近黄昏,陈宜贵急忙召集师指挥员及五七一团团长刘风珂商议。命令传达后,大家的心都悬了起来。从目前部队的位置到下马关,足足有一百五十华里,且沿途深沟纵横,道路复杂。在六十四军进军中宁的途中,一九一师曾经派遣侦察连一部前往下马关与独立一师和独立二师联络,回来的侦察员们汇报道路很不好走,依照正常的行军速度,需要两到三天才能抵达,而现在六十四军军部的电报中只给了一九一师一天一夜的时间。

一九一师副师长孙树峰是负责为全军开道的指挥员,他曾多次带领小部队到同心和豫旺一带侦察,对地形和敌情都比较熟悉,在这紧急关头,孙树峰义不容辞地接受了增援下马关的艰巨任务。军情紧急,五七一团和师直属炮兵营简单吃了晚饭,在孙树峰副师长和带领下,火速向下马关赶去。

天很快就黑了,孙树峰带领的五七一团摸黑向下马关挥汗急进,部队几乎是在小跑,但是孙树峰依然十分焦急,他不断地用手电筒照着手腕上的表,连连催促部队加快速度。当部队行进到车路沟南一带时,地形变得越来越复杂,这里山沟越来越深,而道路却越来越窄,两旁的土壁笔直陡立。五七一团先头部队刚刚摸出这天山沟,猛然就听到后面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两侧山头上晃动着人影,一边袭击五七一团的后尾辎重队,一面口中发出嗷嗷的怪叫声。

-

"这不是敌人的正规部队",孙副师长从密集却又凌乱的枪声以及喊叫声中,迅速做出了判断:"应该是土匪或地方民团武装"。堂堂的正规部队竟然被这些土匪袭击!孙树峰是一个急性子,如果在平常,他早就带领部队杀它个干干警净,然而眼下增援任务紧迫,不允许在路上耽搁时间。他强忍下心头的怒火,冷静地命令二营派出一个连回头接应辎重队,其余部队继续前进。

孙副师长的判断没错,这股胆大包天敢于袭击正规军的土匪是活跃在中宁一带的政治土匪马绍武匪帮,这批土匪多为惯匪和宁马逃兵。他们一边逃避宁马沉重的兵役徭赋,另一方面则勾结当地豪强为害乡里。他们经常在这一带拦截商旅,这天夜晚竟然打起了辎重队的主意。战斗刚打响时,辎重队的二百多头毛驴被惊吓的乱叫乱跑,帮助驮运军粮的几十名民工也吓的一哄而散。队伍中最沉着冷静的就是辎重队队长殷福虎了。他冷静地聆听着密集的枪声,对袭击者的火力和数量做了一个大概的估计,迅速观察两侧的山头后,他下令辎重队一部分人负责收拢惊散的毛驴并安慰受惊的民工,其他人由他亲自率领进行火力掩护。

辎重队猛一看似乎只是一个后勤单位,实际上这支辎重队与一般的后勤单位不同,队伍中一百多人,都是191师训练队的学员,大部分是各单位抽调前来师部集训的连、排、班干部,战斗经验很丰富。在殷福虎的指挥下,学员们用机枪和步枪猛烈反击着土匪。在火力掩护下,失散的毛驴渐渐被收拢,辎重队开始有秩序地向山沟外撤退。

山上的土匪见到辎重队散而复聚,眼看着即将到手的物资一点也没捞到,急忙从两侧的山头猛扑下来。见此情景,殷福虎随即带领几十名战士迎头冲上去,双方在山坡上展开了激烈的肉搏。一边是战士们锋利的刺刀,另一边则是土匪的马刀。正在混战中,奉命回来掩护辎重队的二营教导员关计来带领第五连及时赶到,土匪见势不妙,借助夜色仓皇而去。

就在救援部队的辎重队与马绍武土匪肉搏的时候,远在下马关的独立第一师与宁马的战斗也达到了高潮。

被宁马包围在陈儿庄的二营是一个有经验的老部队,虽然他们只有两个连,但仍然沉着地坚守着村子,因为他们明白离开了村子,在开阔地中根本无法有效抗击宁马骑兵。在独立二师被宁马击溃后,围攻陈儿庄的宁马部队增加到三个团。指挥此次奔袭行动的宁马128军军长卢忠良亲自命令将所有的迫击炮集中起来,对准陈儿庄猛轰。面对数倍于己的对手和猛烈炮火,二营干部战士毫不畏惧,将进攻的宁马步骑一次次打退。

傍晚,宁马对陈儿庄的进攻仍然在激烈进行,进攻一次比一次凶猛,炮火也一阵比一真密集。二营牺牲了很多优秀的战士,但活着的官兵依然在顽强抗击着敌人。此时天色已晚,他们知道这时候如果组织突围,借助夜色的掩护或许能成功。不过他们决心要坚守下去,吸引尽可能多的敌人,为下马关师主力突围创造最好的条件。

天全部黑下来后,宁马对陈儿庄的攻击才逐渐减弱,最后停止下来。但是二营仍然被四面包围着,宁马部队在周围构筑工事,严密防备乘机突围。突然,一颗明亮的信号弹从下马关城内升起,这是独立一师师部在与陈儿庄的二营进行联络,师部这时不知道二营是否还存在。二营的官兵喜出望外,随即打出一发信号弹回答。然后官兵们紧张地进行突围前的准备,他们上好刺刀,拿起最后剩下的手榴弹。准备奋力进行最后一搏。

很幸运,二营有一个叫吴荣的当地向导,他熟知下马关一带的沟沟坎坎。担任突破任务的是四连战斗作风最强、23岁的马瑞旺和他指挥的步兵排。突围开始后,马瑞旺带领尖刀组在吴荣的指引下悄悄向宁马阵地摸去。不料他们的行踪在即将抵达敌阵地的时候被宁马哨兵发现,霎时,枪声响成一片,在枪林弹雨中,突击排排长马瑞旺勇猛地冲在最前面,直扑向宁马守军机枪射击最猛烈的地方,就在他扔出两枚手榴弹以后,一颗子弹击中他的头部而牺牲,可是他扔出的手榴弹却正好落在宁马的机枪阵地上,与此同时,突击排乘机冲入敌阵,经过短促的白刃战,将敌人的封锁线撕开一个口子,掩护着二营剩下的官兵全部冲出了重围。在二营突围成功后,独立一师也顺利撤出下马关,部队随即向南转移。

九月十一日下午,191师571团经过一昼夜的强行军,来到车路沟附近的黑王岔,此时部队已经连续行进了近二十四小时,官兵们实在太疲劳了。孙树峰副师长正在考虑是否要在这里短暂休息一下,突然接到尖兵报告:前面发现敌情!孙副师长拿起望远镜观察,果然看见沙丘上有一支警戒部队在活动,于是命令部队做好攻击的战斗准备。部队呈战斗队形向前推进了几百米,奇怪的是对方却没有逃走,反而原地不动,也没有采取什么警备措施,倒似乎是在等待什么?孙副师长很奇怪,仔细观察了良久,觉得对面不象是敌人。他下令司号员联络一下,果然对方马上就回音,原来这就是从下马关突围后一路南撤寻找救援部队的独立第一师。

在一个破围子里,孙树峰副师长见到了独立一师的黄罗斌,两人紧紧握手后,黄罗斌感激地说:"你们辛苦了,可把你们盼来了!"然后心情沉重地说:"敌人的突然袭击完全出乎我们意料之外,二师损失惨重,这是我们的一个教训。"

这个教训的确是够深刻的,独立二师从此再没有参加任何军事行动,它留在榆林的那个团后来就地改编为榆林军分区直属部队。而损失惨重的独立一师也丧失了单独配合64军进攻宁夏腹地的能力。第二天,571团和独立一师联合北还,进入了被宁马主动放弃的下马关。在下马关休息两天后,部队于9月15日冒雨向韦州进发。几乎兵不血刃地占领了韦州。在韦州,19兵团命令独立一、二师和571团临时组成东线支队,任命187师副师长刘光玉为司令员,黄罗斌和孙树峰为副司令员,部队原地待命直到战争结束。

偷袭下马关并未如马鸿逵所愿为宁马与谈条件创造出有利地位。9月17日,人民19兵团三个军在中宁会师后随即展开了金灵战役,18日占领青铜峡,宁马主力128军和贺兰军已经成为瓮中之鳖。19日发起总攻,第二天即占领吴忠,斗志全无的宁马官兵一触即溃,纷纷丢盔卸甲向银川、灵武逃窜。21日灵武守军投降,128军除7000多人被俘外,其余或被歼或溃散。在金灵战役进行的同时,马鸿宾接受了和谈条件,率领81军起义。迫于人民强大的军事压力,20日下午,宁马残余的将领终于发出求和通电,23日,十几天前还在下马关品尝胜利喜悦的128军军长卢忠良与宁夏省秘书长马廷秀一起在中宁与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签订了《和平解放宁夏问题之协议》。23日,前锋191师272团应宁马将领要求率先进入宁夏首府银川,26日,19兵团部进入银川,宣告宁夏全部解放。

下马关战斗中胆大包天夜袭191师571团辎重队的土匪马绍武,在宁夏解放后继续横行于同心县一带。1950年1月27日,宁夏军区独立一师派遣一个团和骑兵第一、二、三连由灵物出发,远程奔袭,于29日将这股土匪包围在庙山,经过三小时激战,击毙土匪31人,俘虏19人。但匪首马绍武带领残部逃窜。剿匪部队穷追不舍,在追击中陆续打死打伤土匪20多人。部队连续追击七昼夜,于2月11日将马绍武包围在王家团壮一个石洞中。当地一位老人进去劝降时,竟然被丧心病狂的马绍武开枪打死,但是这个匪首最后还是被剿匪官兵生擒,后在银川处决。宁夏军区独立一师的前身就是西北军区独立一师,此番剿匪歼灭马绍武股匪,也算是出了下马关被偷袭的一口恶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温州牙科医院
遵义市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福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湛江白癜风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