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匪事

2019-12-04 08:21: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条浍水河把至临城一分为二,南北贯通处有一座石老桥。

民国某年的七月,至临城有点乱,“稀里哗啦”过了一批被打败的大兵。据说冯玉祥的部队,一场恶仗没干过小日本,丢盔卸甲往南逃。

大兵过后闹得人心惶惶,没几天又来了一窝土匪。

土匪抢牲口,抢粮,抢金银手饰和貌美女子……当然,也杀人,也放火!

至临城一带没有山,没有林,纵横交错几条河岔子。土匪并不是从水上来。

土匪是从北五十里外的骆圩子来。

骆圩子地处宽阔,一马平川。论说不过一庄,不足以为患,然村人5000余口,历来民风彪悍。林子一大,啥鸟都有,谁承想,出了一群败类。

也是机缘巧合。

常言说兵败如山倒,虽然后无追兵,怎奈冯军不大争气,已自乱阵脚,只顾逃命——破枪、破条带、破军装,沿途散落一地。

骆圩子有个叫余四方的家伙,无事生非纠集一帮泼皮无赖,捡得装备,抢来马匹,转眼拉起一支百余人的“队伍”。

余四方身大力不亏,一脸络腮胡子,三十郎当岁,为人心狠手辣。“队伍”十人一组,余四方当“仁”不让,即做了匪首。

这支“队伍”不抗日,不反政府,只扰民。说是土匪,其实连土匪也不如,一帮乌合之众,不讲江湖义气。

匪患如同一个恶性毒瘤,瞬间膨胀。不出数月,河北村落几乎被挨个抢了个遍,一时间乌烟障气。

老百姓手无寸铁,人心涣散,个个求自保,如狼嘴里的柔弱羔羊,只有怨声载道。

河南有个武林义士,姓吴名题梅。

吴题梅师承少林流派,一身好武艺。别看他貌似书生,白白净净,细腰乍背,眉清目秀,却胆略过人。

吴题梅对匪事早有耳闻,遂招乡人壮士三百余,成立“杆子会”,日夜加紧操练,以求日后保家卫国。

“杆子会”人人手上一把杆子,杆是白柳条,粗若鸡蛋,长约十尺余,柔韧坚挺,端头枪头王麻子锻造,三棱,锋利,无坚不摧。

话说余匪所到之处无一抵抗,吃惯了甜头,气焰更加嚣张,闻说河南富足,馋涎欲滴,蠢蠢欲动,计划欲过河“发财”。

河南岸上有一地主老财叫袁天理,其兄袁大在清朝为官,故良田千顷,富甲一方。

一夜,袁天理院中飞来一物,打开一看是一骷髅头,另附一张书信。信上说:三日之内务必赠白银千两,不然灭门之灾……

袁天理夜不能寐,一夜急白头发。当值乱世,虽有家丁数十人,也恐难敌悍匪。思前想后,唯有求助一人——吴题梅。

然而,袁天理又作了难,平时素无交往,且此人性情强烈,不畏权势。又一想,在火燃眉毛的当口,哪还顾得那么多?

翌日,袁天理亲备厚礼,带一行人等来到题梅“府”上。

题梅“府”上两间小土屋,一扇破门,一条光棍。

吴题梅见袁天理谦恭施礼,仍面无表情,朝地吐了一口唾沫,拂袖而去。

袁天理受了奇耻大辱,大骂而归。实无良策,只得重金扩招家丁,加强戒备,以防不测。

不几日,天刚破晓,人欢马叫,一支“队伍”拥上石老桥。

领头的是匪首余四方,凶神恶煞一般,手握双枪,跨下枣红马,咴咴直叫……

“队伍”刚出桥南头不远,前面有马匹被绳索绊倒,紧接着喊杀震天,冲出“天兵天将”来。诸多土匪来不及放上一枪,已被乱杆挑于马下,顷刻之间,一百多人,无一生还。

吴题梅指挥兄弟们就地掩埋尸体,收缴了枪支,纷纷骑上战马,扬长而去。

从此,至临城再没出现过匪患,民间有了一支抗日游击队。

共 126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战乱年代,帮派林立,老百姓不知哪帮哪会,也不懂何党何派,谁来了只能有啥给啥。在这样的环境里,一支为民除害的队伍就显得十分重要和及时,老百姓才有了一线生机。再加上与抗日路线相吻合,民族大义便让吴题梅们走上了正道,而余四方之流则成了社会渣滓。小说以简短的篇幅描述了草头王们不同的档次和不同的结局。欣赏佳作。【编辑 云台文经】【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 1716】

1 楼 文友: 2015-0 -17 15:06:01 欣赏,问好。 愿作云中台上客一画文章经纬分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 -17 16:14:21 谢谢老师编辑,敬茶!

2 楼 文友: 2015-0 -18 12:5 :17 乱世出英雄,也出土匪。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 -18 16: 7: 8 问好,敬茶!

贵州癫痫少儿医院
深圳哪儿妇科医院比较好
安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宣城中心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