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大宣战神 第一百二十二章 黎明决战

2020-01-16 22:57: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宣战神 第一百二十二章 黎明决战

黎明的战斗打响了。

元阳城东门外护城河边,“呜呜”的号角声、“咚咚”的擂鼓声,震耳发聩。

绿龙卫率先发动了试探性攻击,一个五千人方队呐喊着,迈着整齐的步伐行进着,速度极慢。

方队最前面的是一千名提着腰刀的盾牌手,盾牌手之后是一千名弓箭手,弓箭手之后,有三千名随时出击的猛士,他们的武器比较繁杂,双手操持的长兵器有枪、戟、矛、棍、大刀和叉等,单手操持的短兵器有刀、剑、钩、锏、板斧和拐等,还有少量的标枪、狼牙棒、大斧、链垂、飞刀、钯和匕首等。

江龙卫最前面的是一千人的战略重骑兵,士兵和战马都由全身铁甲防护,骑兵与马仅仅露出了双眼。一千人被铁甲胄、铁手套包裹地严严实实,他们手拿着铁大刀,也有人拿着铁盾牌、铁长枪、铁长剑和长短弓,俨然是铁的部队。

绿龙卫的五千名攻击士兵,几乎没有见过江龙卫的重骑兵,很多老兵惴惴不安,很多新兵不得不随着老兵前进,他们高声呐喊着,以缓解内心的紧张情绪。

左卫战略部队重骑兵只有一千人,但绝对是整个江城仅次于前卫轻骑的精锐部队。

五千名绿龙卫士兵以百户官为核心,向重骑兵逼近。

“咚咚”鼓响,“杀。”一千重骑兵吆喝着,冲向了绿龙卫的五千人方阵。

步兵迎战骑兵最通常的做法就是结成方阵,并以长兵器、弓箭为主,以最大限度的消除骑兵的冲击。

但是,一切都晚了,这是一千名由铁甲包裹的重骑兵。冲锋的重骑兵抗住了一千支弓箭的袭击,只有数名骑兵中箭落马,栽倒在地,大部分骑兵毫发无损。

箭矢射不穿,没有杀伤力。重骑兵们的眼睛里闪烁着自信的光泽,他们骑着高头大马,极其兴奋,挥舞着大砍刀,犹如战神附体,又如狼群看到了羊群。

五千人方队的指挥官是一名中军副指挥使,他参加过数百次征讨山匪的战斗,却从来没有与重骑兵正面遭遇过,他紧紧地握着“井”字长戟,一个横扫,击在最前面的三匹战马的腿上,战马痛嘶,跪倒在地,三名铁甲骑兵栽倒在地,先后被“井”字长戟横扫了腹胸。

三名铁甲骑兵的腹胸发出了金属摩擦的火花,但人并没有被长戟横扫击杀。中军副指挥使吃了一惊,暗道:真厉害的重甲。

三名铁甲骑兵翻身而起,同时用大砍刀砍向副指挥使。副指挥使用长戟挑飞了两名骑兵,却被第三名骑兵一刀劈死。第三名骑兵被盾牌手后的弓箭手射中了眼眶,捂眼嚎叫,被盾牌手砍死了。

战场就是如此,冲在最前面的军兵几乎都是烈士。

其他当先的轻骑兵举起大砍刀,疯狂地砍击着盾牌、砍杀着盾牌手。

几十名盾牌手被大砍刀、战马冲击后,惨叫而死。没有副指挥使,千户官、百户官各自带着自己的兵,进行着抗击。

很快,绿龙卫的盾牌手率先奔逃,使得弓箭手和猛士不得不后退。

与重骑兵交战,绿龙卫的试探性部队一触即溃。五千人方队里的执法队根本来不及阻拦溃逃的士兵。

江龙卫的中军主力部队有两万人,其中一万人跟随重骑兵,一直追杀到绿龙卫阵前。

绿龙卫的阵地上,严阵以待的三个五千人方队,看着哭喊着败退的士兵,士气顿时低落了。

###

在“南门爆笑居”,李笑把宣钟贤的三四百两银票,给了搜城的元阳兵,元阳兵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银票,又听李笑说认识周东仓周主事,于是把情况报告给了什长,什长又上报给了百户官,百户官与千户官一起上报给了孙图,孙图见到如此多的银票,不敢怠慢,打听清楚之后,他亲自去“南门爆笑居”邀请“财神”。

孙图见到李笑在“南门爆笑居”的客房内,吃了一惊,这小子怎么还活着呢。看见床上熟睡的方秋水,吃了一惊,方秋水在这里,宣钟贤肯定也在这里。看见床上堆积的铁甲和脸面尽毁的大汉,吃了一惊,这就是宣钟贤现在的面目吗?元阳城内兵乱,走失了宣钟贤,原来他在这里,太好了。

孙图极其殷勤地邀请李笑、宣钟贤到元阳城主事府,与周东仓一起议事。宣钟贤道:“我正有协议要与周东仓谈谈。李笑,你来帮我把甲胄穿上。”

李笑听到宣钟贤在安排自己做事,极其不习惯。他想了一会儿,道:“好。”

费了很大的劲,用了很长的时间,李笑帮助宣钟贤穿上了甲胄、戴上了铁面罩,成为了铁甲人。

孙图等得心焦,见宣钟贤穿好了甲衣,忙道:“花大主事……宣大主事,我们走吧。”

宣钟贤、李笑、方秋水和辛护卫四个人跟着孙图,先后走出了客房、跨出了“南门爆笑居”。

当然,那时方秋水睡得极沉,怎么也叫不醒,由辛护卫半拖半扶着出了客房。毛、温道长见李笑跟着一群元阳兵走了,也就跟了出来。六个人到了元阳城主事府,被安排在主事府后厅的厢房内暂时居住。

无所事事的李笑又开始了“超听觉”,探知着四周正在发生的事情。

李笑身在屋内,却清楚地听到了元阳城东门外的厮杀声。

李笑非常讨厌凶杀,非常讨厌视人命如草芥的行为,这些行为不符合他的世界观。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并不以他的好恶为转移。

###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绿龙卫大败,却没有跑。

无论重骑兵有多么可怕,毕竟只是战略部队,只有一千人。在大范围的“凶杀”中,一千名骑兵不可能立竿见影地就使一万五千人奔溃。

真正起到胜负关键作用的是江龙卫的两万作战部队。率先出击的一万名作战部队在重骑兵的掩护下,很快就冲进了绿龙卫的阵地。箭矢如雨,江龙卫的作战士兵伤亡甚巨。

绿龙卫阵中,另一名中军副指挥使跃身跳起,双手握刀,连续用刀砍了数名骑兵,没有一名骑兵被他砍死。他在心中懊恼,怎么砍不死?铁甲这么坚硬?猝不及防,他的双手都被齐腕砍断了,顿时血流如注。

这名中军副指挥使看着自己的手腕喷溅鲜血,慌乱地吸着气,心道:即使活着也是废人,于是,他撞向了重骑兵的大砍刀,成了烈士。

中军副指挥使身旁的亲兵护卫和千户官、百户官见他如此死法,顷刻失去了斗志,带头逃窜。

兵败如山倒。

绿龙卫的中军主力四个五千人队已经溃败了两个。剩余的两个五千人队由都指挥使亲自指挥,顶住了几百名重骑兵和八千多名江城兵的进攻。

上杭县医院预约挂号
呼伦贝尔市中蒙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白癜风治疗价格
南充治好牛皮癣费用
烟台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