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深航6名高管挪用20亿受审2名嫌犯称遭刑

2019-07-11 10:18: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深航6名高管挪用20亿受审 2名嫌犯称遭刑讯逼供

李泽源、赵祥等深航公司的原高级顾问、原董事长、董事、财务总监(从左到右)在二中院受审   东方4月10日消息:昨天,深圳航空有限公司20.3亿资金被挪用一案,在市二中院开审。被称为深航“幕后老板”的深航原高级顾问李泽源等6名高管一起出庭,李泽源当庭否认指控。   □庭前目击   “大老板”被搀着走下囚车   昨天上午9时许,押送李泽源等人的囚车开进法院,车门打开后,李泽源在同车被告人的搀扶下走下来。他戴着黑框眼镜,身穿一件棉服,手里拿着矿泉水和一沓材料,下车时行动迟缓,看上去神情痛苦。   现年56岁的李泽源曾在军队生产经营部门工作,亦曾因经济刑事问题先后获罪入狱三次。在起诉书上,李泽源的身份之一是曾任深航高级顾问。但媒体报道称,在深航内部,李泽源被员工称为“大老板”。   紧随李泽源走下囚车的,是曾任深航副总裁兼财务总监的女子谢云双等人。46岁的谢云双头发已经花白,表情沮丧。   原董事长穿病号服出庭   随后来到即将审理此案的第三法庭,多名家属正在门外等候。据介绍,该案6名被告人,每家允许两人进去旁听。   法庭外,两名被保外就医的被告人因为戴着口罩,很是显眼。其中,已经73岁的深航原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赵祥身穿病号服,跷腿坐在沙发上与人交谈,身旁还有人拎着氧气袋。据悉,此次开庭,赵祥有医生陪同庭审。 [1][2][3]下一页□庭前会议   检方未发现刑讯逼供证据   昨天上午10时许,法警先将谢云双、徐海伟两名被告人带进了法庭。谢云双曾任深航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徐海伟曾任深航董事、监事会主席。法庭内,只有法官、检察官以及这两名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其他人在庭外等候。   了解到,这是法庭先行组织的庭前会议。新刑诉法实施后,庭前会议制度主要解决三个问题:回避问题、非法证据排除问题、证人出庭名单问题。   昨天的庭前会议主要解决证据合法性的问题。据了解,谢云双和徐海伟提出讯问过程遭受非法手段,要排除非法证据。徐海伟在法庭上说话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   而检方认为,迄今为止未发现相关证据能够证明侦查机关在侦查阶段有刑讯逼供情况。   □庭审现场   李泽源自降身份不认罪   11时许,所有被告人及旁听家属被允许进入法庭,庭审正式开始。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首先指控李泽源等6名被告人均涉嫌挪用资金罪。2005年12月和2006年4月,李泽源、赵祥、徐海伟经预谋,挪用深航收购大成饭店项目的资金和投资房地产项目的资金共计9亿元;2006年6月至7月,李泽源、赵祥、李昆、刘文彪、谢云双经预谋,挪用深航预付租赁飞机的资金10.2亿元。   此外,2006年9月到2007年7月,李泽源个人挪用深航共计1.1亿元。   检方称,上述款项,被用于李泽源任股东并由其个人实际控制的深圳市汇润投资有限公司及刘文彪个人控制的西北租赁有限公司偿还债务。至案发,尚有7.5亿余元没有归还。   法庭上,李泽源认为指控与事实不符,他的语速不紧不慢。他说,自己后来已经不是深圳市汇润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说我是实际控制人,这更是离谱”。   李泽源说,他任职期间,只是听赵祥的话,“为了混口饭吃,混个工资”。他举例说,自己的工资都是赵祥给定的,年薪是税后300万元。“办事、请客、送礼的费用,我每次把票给赵祥,他给我签字报销。”   将推给深航原董事长   法庭上,公诉人详细讯问了深航股权被收购前后的事。   李泽源说,2005年初,他提议成立了深圳市汇润投资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他占89%的股份,是大股东,钱都是借的。“成立汇润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收购深航。”   李泽源说,赵祥知道这个事情后,也参与进来。2005年5月,汇润公司和亿阳集团以27亿余元的价格通过竞拍获得深航65%的股份。“收购的钱,都是借的。”   后来,他将自己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赵祥,自己不再说了算。“汇润公司欠钱的事,都是赵祥管。”   对于检方指控李泽源单独或伙同其他高管将深航的钱挪用还债,李泽源都不认可。   比如,第一笔指控,称2005年12月,李泽源、赵祥、徐海伟经预谋,利用职务便利,挪用深航收购大成饭店项目的资金6亿元。   李泽源辩解称,当时深航确实想买大成饭店,“深航想去北京发展,当时要有住处。”6亿元资金的来源,李泽源说是从银行贷的款。“深航当时就剩400万了。为了经营,就靠银行周转。”   对于为什么这笔钱最后没买成大成饭店,而是进了另外一家公司账户,李泽源称是委托那家公司买饭店,钱还没有还,他不清楚。李泽源称钱的事具体都是赵祥操作。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李泽源退居幕后的原因,是出狱后三年之内不能担任公职,因此当年请赵祥站在其前面,担任董事长管理公司。但后来李泽源和赵祥翻脸、闹僵。 前一页[1][2][3]下一页与公诉人抢话被法官警告   在回答公诉人提问时,李泽源有几次不是很配合。   公诉人问李泽源,他之前被判过几次刑,刚被假释1年多就想到收购深航,是出于什么考虑?   李泽源显得不耐烦,他问法官:“我可以不回答吗?”法官允许。   公诉人又问,在收购深航期间,为什么每一期都没有按期付转让款,“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没有钱?”   李泽源又问法官:“我可以不回答吗?”这次法官没允许:“这个你得回答。”   李泽源于是回答:“有钱!”但钱在那儿的问题,他绕了半天,最后说:“钱在我合作伙伴那里。”   有几次,公诉人认为法庭已经听清楚了李泽源的话,就打断他,打算问下一个问题。但李泽源不理会,而是提高嗓门,坚持要把自己的话讲完,法官中间不得不敲法槌警告他:“回答公诉人的问题!”   因为李泽源老抢话,公诉人也不得不“回击”,高声对李泽源说:“你听我说完!”   伪造印章用来应付审计   庭审中,检方还指控李泽源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2006年4月,李泽源指使孙继民(另案处理),非法制作世纪晶源科技有限公司、西北租赁有限公司、东方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等4枚印章。   对此,李泽源说赵祥当时让他负责这个事,弄几个印章用来应付审计。“我想尽办法,把这个事情办好。”   但随后受审的赵祥将都推给了李泽源。   赵祥说,他和李泽源有工作分工,人财物都是李泽源管,他只是负责接待、党委一些后勤之类的事。赵祥还称李泽源在公司是关键人物,在会议上都是做总结讲话,没有李泽源的同意,所有的事他都不能拍板。庭审中赵祥表示认可指控。   昨天,法庭将李泽源和赵祥讯问完毕后休庭,今天将会继续庭审。为第三被告人李昆辩护的着名律师田文昌在开庭前告诉,他将为李昆做无罪辩护。预计此案将连审两天。前一页[1][2][3]

拼团免费小程序
微信营销如何推广
网络营销推广:有效利用热词引爆精准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