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万古邪帝第551章邪意凛然余波

2020-01-24 12:58: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古邪帝 第551章 邪意凛然 余波

诛仙一战,落下帷幕。..

与之同时结束的,还有九州自上古后,首次开启的天才气运古战地。

确切地说,是诛邪一战。

数万天才,在气运的包裹下缓缓降临九州,随身的气运,也化为古战地的终极奖励。

这些奖励,本该让他们兴奋,他们却兴奋不起来,回归之后,大多数人不约而同将自己关进了静室,开始了不知会持续多久的打坐静心。

因为他们不确定,自己要多久,才能将邪天赐予他们的恐惧,从道心中抹除。

接下来,九州各地罗刹疯狂回缩,短短半个月,全部退回因百名伪陆仙自爆而崩溃大半的天拓绝渊。

至此,九州再无罗刹。

因为罗刹的君主,死了。

死在了九州第一杀神手上。

一场诛仙大战,神朝北域十二城消失,天拓海峡直接打成了天拓海,参与此战的九州十七位至高战力,死一人,重伤十六人。

虽然没人见过武商的尸体,但没人认为他还活着。

其中伤势最轻的,是端木小二与道宫六峰,伤势最重的,是最后冲向武商的夏邑。

而伤势最神秘的,是神皇神韶。

因为自神韶一步一滴血走入神宫后,神宫已多日未开。

这让整个九州都陷入了巨大的沉默之中,无论是第一道子被杀的道宫,天才几乎死完的六州六圣地,还是拥有九州第一天才邪天的神朝。

因为唯一能勾连这两件事的邪天,不知被九天罡风吹去了哪里。

不过此刻,他已被整个九州共知。

因为他是通天之才、通天杀才。

因为他一人葬了邪家三百专门追杀他的真人。

因为他杀了天心、端木仇、阵无道、邪求败、王破、幽溟、残刃,以及更多的无上天才。

因为他是旷古绝今、真真正正的四境无敌。..

因为连罗擎不死仙,都想杀他。

因为他夺下了气运金珠,却将其给了体宗的幽小婵。

……

这些事,短短数日内便已成了传说,在无论高贵卑贱之地,处处传诵。

因为这种传诵,九州的天上,仿佛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邪字。

众人却不知道,在天上刻个邪字,本是邪天的梦想之一。

养心殿,是神韶进入神宫后,唯一进入的地方,但殿门一关,没人能进去,包括神风。

神姬坐在养心殿外的台阶上,小手撑着小脑袋,眼巴巴瞅着天上若隐若现的邪字。

这是她在等待父皇出现之余,唯一的消遣。

看着看着,她就想起了那场持续半年的大戏。

这戏,是父皇为自己准备的,里面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只等父皇出现,神姬便要一幕幕演绎出来给父皇看,父皇一看,就会开心,身子也就好了……

憨憨的神姬美滋滋地想着,忽而皱起了眉头,小嘴也可爱地嘟了起来,有些愁。

因为最后一幕戏,她没看懂。

邪天为何的气运金珠,给那个幽小婵呢……

不知为何,想到此处,神姬懵懂的心就开始胡蹦乱跳,绝美的小脸上晕染出些许羞红,平稳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神姬偷偷瞄了瞄周围,发现没人,这才心虚地吐出一口气,但这口气刚吐到一半,神风的声音就在她头上响起。

“神姬,回去休息吧,父皇是在疗伤,不知要多久。”

神姬险些吓得炸毛,回头一瞧,发现大哥神风根本没看自己,一脸喜悦地丢下一句话,看了眼养心殿,便自顾自离去,步履间,似有一种雀跃。

这种雀跃,神姬也看不懂。

“父皇受伤,大哥为何这般开心……”

神姬又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忽而想起一事:“听说武商叔叔也走了,他那么厉害,神朝没了他,大哥他,哎,大人的事,真是复杂呀……”

神姬摇摇小脑袋,忧伤地看了眼没有动静的养心殿,叹了口气,随后又抬起头,看起了邪字。

但看着看着,她又想起了最后那幕戏,奇怪的是,戏中的幽小婵,变成了她自己。

这让神姬有些害怕,可她却没发现,害怕的深处,却是尚未成型的,一种娇羞的欣喜……

和神姬处于差不多状态的,还有红衣。

“祖奶奶,红衣怔魔了。”红忍神念扫了扫静室中的红衣,担忧道。

“哎,幽小婵……”

孤煞婆婆愁苦一叹:“没想到邪天为幽小婵,竟会独自去大雷泽寻找妖心草,最后甚至因此杀了天心,还将气运金珠给了她……”

红忍苦笑:“是我优柔寡断。”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孤煞婆婆也叹了叹,“邪天重情,自越州传来的消息也印证了此点,有幽小婵在,红衣……”

红忍想了想,道:“邪天不知去了何处,夏邑州主至今未归,若再耽搁段时日,幽小婵的局势不会太好……”

“你想说什么?”孤煞婆婆皱眉喝道,“此等趁人之危的事,我红家从来不做!”

“可是……”

孤煞婆婆恼了,拐杖咚咚杵地:“你都有六个老婆,不准邪天多娶一个?邪天可比你这小王八蛋强多了!”

“啊?”红忍傻眼,听祖奶奶这话,仿佛一点儿也不介意邪天娶两个?

“祖奶奶,这这这,这等平妻大事,除了神皇,我红家也从未做过啊!”

九州大世界,几乎每个女人都想成为幽小婵。

唯独幽小婵不想。

纵然活了过来,此刻的幽小婵,也如同活死人一般,静静躺在床榻之上,呆滞的美眸看着罗帐,一动不动。

她宁肯死。

不是她矫情。

而是一旦活下来,她就必须面对一个根本无法回避的东西。

道誓。

“你又是何苦……”

想起邪天为自己舍生忘死两寻妖心草,斩杀天心,最后将气运金珠给自己,两行复杂的清泪,又从她眼角滑落,浸湿了枕头。

匆匆赶来的幽鹏站在闺房外,一脸复杂,他也不敢相信,事情会出现这等转变。

重振幽家的胡来,摇身一变成了神朝死营的邪天,这一幕,和千年前的那一幕,何其相似?

“莫非我幽家,又要重蹈覆辙了么……”

殷定闻言,喟叹一声:“幽家主,至少小婵得了气运金珠,不仅斩灭了妖灵解体之毒,更让她恢复了隐武神体的资质。”

“隐武神体,呵……”幽鹏苦笑,“宗主生死未卜,三大世家与天岚王朝,会给小婵成长的机会么……”

殷定心中一痛,不由看向北方。

“宗主,六州州主俱已回归,您到底去了哪里……”

一场诛仙大战,天拓海峡变成了天拓海。

但无论如何变幻,此地的本质,依旧是战场。

所以不变的,是海上漂浮的各种尸体。

夏邑,也成了天拓海永恒不变的“浮尸”之一。

不知飘了多远,奄奄一息的夏邑睁开了双眸,怔怔望天。

“师,兄……”

不知嘶哑呢喃了多少声,夏邑死寂的双眸,迸出一点代表求生欲望的星火。

“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何事,我,我不相信你,你是那种人……”

可被裂空漩擦过,仙人都得缺斤少两,自己哪里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就在这点星火即将消散之际,夏邑想起了一人。

此人曾给了他一颗丹药。

“尚具三分药力的,上古起死,回生丹……”

推荐耳根新书: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网上挂号
萧山第六人民医院怎么样
青海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盐城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天津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