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补天道 千零二 积水度千里,夜色战八方

2019-10-12 21:40: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千零二 积水度千里,夜色战八方

他一停止说话,目光登时变得清明起来,散发出去的力场也是一滞。

周围的人立刻察觉,孟会凌目光一凝,道:“有人来了?”

虎王跳起来道:“好啊,抄家伙动手!”

只是他这么一动,却忘了此地天矮,一头撞上了冰屋的天花板,登时一阵头晕。也是林岭的冰屋造的坚固,若是其他地方,肯定是屋顶撞出一个窟窿来。

孟帅神色古怪,道:“不是敌人……我发现了一个故人。”

孟会凌道:“一元万法宗的界主?”

故人这个词一般指有交情的,界主和界主以下很难相交,不过孟帅已经是半步界主,说不定倒能和哪位界主交上朋友。

孟帅道:“不是界主。和我一样,是来第四层探险的。”

孟会凌哦了一声,道:“你们这些年轻人,胆子真是不小。你若能发讯息,就让他过来,现在没开战,还能庇护他。到时开战了,你们看情况可以先走。”

孟帅苦笑道:“他那个性子,怕是不受人庇护。”

沉吟了一下,孟帅道:“我去找他。”

孟会凌皱眉道:“你怎么去?”

孟帅道:“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有办法可以去。”说到这里,他换了正坐的姿势,拱手道:“这件事是我早已答应下的,学武之人一诺千金,此时非去不可。还请您几位不要阻拦。宁可回来再受教训。”

他说的斩钉截铁,孟会凌和林岭对视一眼,道:“既然早答应旁人的事,那么死也要去。但你不能死。”

孟帅笑道:“孩儿会小心。不是我吹牛,逃命那是我的拿手好戏。”

孟会凌哼了一声,取出一物抛给他,道:“拿着。”与此同时,林岭同时抛出一物,孟帅伸手一接,左右两手同时抓住一物。

摊开手来,发现双手抓住的东西很像,都是一个圆圆的核,仿佛枣核大小,看起来一样,但握在手中却感觉不同。林岭那个奇寒无比,远胜冰雪,孟帅不过握住,便觉得血液都要冻僵了。而另一个核虽然没有奇特的触感,孟帅握住的时候

,却觉得耳边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咆哮,仿佛猛虎啸山,又如九天雷震。

他如今已经是半步界主,登时明白了手中两物的用途,这都是极其难得到的,亏得孟会凌和林岭对他的关心,当下行礼道:“让您二位费心了。”

孟会凌道:“记得这个地方,逃命的时候也知道往哪里逃。”

林岭冷冷道:“或许到时我们自顾不暇,更管不了你。”

孟帅一笑,再次拜谢,突然传音给孟会凌和林岭,道:“我有讯息传来,还请您早看。或许并非是求救信息。”

孟会凌和林岭都是心中一动,明白了他所指深意,都是微不可察的颔首示意。

孟帅不再多言,身子向后退去。

他背后,就是冰墙,那是林岭所造,虎王的强横身躯都撞不动的坚冰。

孟帅的身躯往后退,就退到了冰墙前。然后,接着退。

身后的冰墙,仿佛敞开的大门,任由他的身子没入其中,先是半个身躯,然后整个身躯退入其中。冰墙表面如水面一样泛起波澜,片刻之后才消失。

林岭已经是第二次见到这样的情形,轻轻哼了一声,倘若不是孟帅,是第二个人在他亲手建立的冰墙中来去自如,他早已爆发了。不只是火山,冰山也可以爆发的,而且恐怖如末日。

孟会凌第一次见,轻叹一声,虎王已经道:“小孟这力场,有点意思啊。”

秦号钟目光波动,若有所思,突然道:“孟兄,听说孟世兄已经定亲,女家是谁?”

孟会凌愕然,道:“定亲?定什么亲啊?”

秦号钟大喜,道:“孟世兄还没定亲吗?那太好了。孟兄,我有一女,小字无双,和孟世兄年纪相仿,不是我自夸,相貌人品,还有武功修为,也算的小辈中的翘楚……”

孟帅不知道他刚一转(,秦号钟就在打他的主意,他从水幕中出来,又到了另一片水中。

在力场范围内,所有镜面都受他掌控,他可以在任意镜面中穿梭。只可惜他要去的地方太远,即使是他也没办法一次到达。他只好一个镜面一个镜面的穿过去,就像倒车一样。

他所选择的的落脚点,都是水洼之内,且都是无人存在的水洼。刚刚一番窥探,他早已经规划出一条安全的路线。除了他,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在几十个界主潜伏的沼泽中,全无障碍的穿行。

不知不觉,孟帅已经穿过几十处水洼,靠近了沼泽中央。在这里的水洼已经越来越大,越来越深,甚至已经像小湖了。湖水中,也渐渐有了活物。

活物并不是生物,更不是外界常见的游鱼虾蟹之类的水生动物,而是一团团的灵体,和外面的封印灵体很像,不过一个是飞在空中,一个是游在水里。

这些封印灵体并不安分,有些霸道的会直接攻击外来者。能在第四层生存的灵体,不乏可以威胁界主的强大种类,不过孟帅如今在水中,并不只是如鱼得水,而是如水滴一般化在水中,本就是水的一份子,纵然那些强大而敏锐的封印,也无法察觉到他的到来,被他一帆风顺的凿穿一条漂亮如外科手术般的路线。

到了一个深水湖中,孟帅停了下来。

快到了,他知道下一次穿越,应该就是目的地了。

伸手取出一个封印佩,孟帅写上了三个字。

“我到了。”

然后他身子一虚,消失在湖水中。

从下一处湖水出来,孟帅便感觉到了不同。

其他的湖水,孟帅都能瞬间融入,但此处却感到了一丝隔阂。

紧接着,他便发现,隔阂并非来自于水质,而是这里的水,在不断震动。

暗潮汹涌,机锋内藏,无过如此。

孟帅一怔之间,突然觉得原本只是涌动的暗潮澎湃来,忽然化作惊涛骇浪,铺天盖地的涌来。霎时间,他周围几乎被洪水封死,上上下下无所遁形。

孟帅神色一变,力场同步放出,在水下星光不便伸展,他用的也是水的力量,周围的水流一部分是袭击而来的波浪,另一部分却霎时间化作他的羽翼,护在周身。

以水对水!

仓促之间,孟帅调集起来的水流只是一小部分,在汹涌震荡的波涛中仅仅自保而已,然而每过一分,他所调集的水流便增强一分,速度之快,近乎席卷之势,片刻之后,所有目力所及的水流都在他掌握之中。

然而,他还是受到了震动,对方的攻势,其实并不在水,水只是被动的被对方的力场所推动,形成波浪而已。真正的攻势,在那种铺天盖地的压力。

那是一种类似灵压一样的压力,但比起境界高下的威慑,这种压力更加直接,霸道,直达心底,让人产生不可力敌的错觉。

孟帅即使掌握了水的力量,智珠在握,也不可避免的被影响了,虽然影响的不多,但一丝影响也是影响,多少让他使用力场感到了凝滞。

就在水流的运转,有一刻停顿的时候,一个身影骤然出现,拳影带着翻滚的波浪,迎面打来。

来得好!

孟帅早就有所准备,双手合抱太极,往外推出。

八卦变!

在空气中,八卦变会化为八卦形,若水若土,在水下,则是带起了太极形态的水流。

水势以太极为中心,分两个方向往外扩散,呈阴阳两力,绞合而去――

破!

水流汇成的太极漩涡和那巨大的拳影狠狠相撞。登时波涛狂舞!

若在上方,这样的巨震必会带起无数的水花,但在空气也没有的水下,只有涌动的暗流来计量这一碰撞的威势。

登时,暗流向四面八方扩张出去,霎时间牵动了整片湖水。湖水以下,没有一处不震动,没有一处不混乱。就是块岩石,在这样混乱的水力之中,也会被绞成碎片。

孟帅身处中心,当然受到了波动,刚刚那一拳中含有的那股无可匹敌的劲气,令他不舒服,因此他稍微往后仰了仰身子,让背后的水流如温柔的被子一般托着他,分担了多余的压力。

水流波动了好久,才缓缓停下。这是因为双方都没有再动手,挥出那霸道一拳的人没动手,本就以静制动的孟帅自然更不会出手。

他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人,不满的道:“我好不容易赶来帮你,你就这么招呼我?”在水下,一般人无法说话,就算说话,也没办法听到。但到了他们这样的地步,真气裹着声音,可以明确无误的传到对方耳朵里。

对面的人影近了,目光炯炯的看着孟帅,道:“你知道前几天我最想干的是什么么?”

孟帅摇头,对方冷冷道:“我最想的就是弄死你。”

孟帅挑眉道:“现在不想了?这是我历史地位的提升啊。”

对方道:“现在也想。不过现在想要弄死的人太多了,你就排到后面去了。”

孟帅哈哈大笑,道:“举世皆敌,夷然不惧,反以为荣,不愧是段凌夜。”

烟台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哈尔滨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濮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烟台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哈尔滨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