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夜讀余光中

2019-12-07 08:13: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夜读余光中

四月的雨夜里,窗外淅淅沥沥已被黑幕完整覆盖,我再一次翻开了余光中散文集,虽有宵寒袭肘之感,但毕竟大地已回春,窗外呈现出杏花、春雨、江南的现象余光中1928年就出生在这个具有杏花春雨的江南,但是,往常杏花春雨虽有,但牧童遥指已不再,剑门细雨渭城轻尘已不再余光中怎能想到,他日思夜梦的那片土地,居然会由于政治、由于一道海峡而无情阻隔,让他产生一种文化无根的游子觉得  余光中是台湾文坛诗文兼擅的作家,又是学贯中西的学者,他先后在香港、台湾等多个大学任教授,他自称散文与诗乃缪斯的左右手,他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都获得过不俗的业绩在散文创作上,他以为散文能够向诗学生动的意象、生动的节拍和真假相济的艺术,但强调散文毕竟不是诗,他说:“旗能够随风而舞,却不可随风而去,更不能变成风把散文写成诗,正如把诗写成散文,都不是好事”由于余光中有深沉的诗歌底蕴,他写的散文极富诗意,文字典雅,俊逸而雄壮  在雨夜读余光中的散文,是一种享用我正在读那篇《听听那冷雨》,“雨是女性,最富于理性”冷雨在他的笔下,变得温顺万分,从字里行间能够体味一种雨天的慨叹他从大陆的雨写到台湾的雨,从春雨纷繁写到秋雨潇潇,雨声似乎是音乐,给人一种战争温馨的觉得这篇散文写得淡雅而有情味  余光中的散文,有一种浓郁的乡愁这乡愁表现了他对中国一往情深的怀想,是一种“怀国与乡愁”的肉体的持续余光中出生在南京,是在大陆长大的,然后到了香港,到了美国、到了台湾,在四度不同的空间里生活过,他能够说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被流放者对他来说,近现代中国战乱与动乱的灾难历史深植于他的记忆里,而他所不时怀想的却是中国的荣光,在他大量的作品里,他都是以“五陵少年”自居的,“少年心事当拿云”,而理想中的他却是须眉全白,这阐明余光中他有颗永不老的心,他向往盛唐的风采,思念宋词里的婉约,他的灵魂深处,是中国古典文化的光风霁月给了他暖和和慰藉他写作的散文,如《蒲公英的岁月》、《登楼赋》、《逍遥游》、《地图》等都直接或间接折射出这种情怀和思绪  余光中的散文还有一个特征是诙谐,《我的四个假想敌》是写由于情爱,父爱的失落,《借钱的境地》分析了借钱认账者的心态,都写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而给了我更多考虑的是《朋友四型》 他说朋友分为四类:高级而有趣,高级而无趣,低级而有趣,低级而无趣我常常想关于朋友,我是这四类中的那一类呢?相关于他(或她)而言,我高级吗有趣吗?再对照身边的朋友,感到余光中确是一个睿智而有趣的人(刘伯毅)

勃起功能障碍的病因有哪些
男人为什么会勃起功能障碍
脑梗和脑梗死有什么区别
宝宝感冒后早晚咳嗽是怎么回事
分享到: